相关文章
热点关注
栏目列表

香港超现实主义风格酒店:时间的暗喻

来源:作者:本站 打印本页
两个入口主次颠倒,马赛克大堂魔幻奇异,客房里弥漫着ReneMagritte《错误的镜子》的氛围,Aspasia餐厅根本是另外一种诱人上瘾的物质世界,超现实主义风格酒店theLuxeManor总是令人游离在香港之外。 香港超现实主义风格酒店:时间的暗喻 一面巨大的无法读出时间的钟躺在地上,马赛克肌理暗示它其实已荒芜多时,而时间的生命却依然留存,你看那个骑车的行者,车轮永远也无法偏离时间之辙。Lifeisajourney,那么这旅程,应该永远都只是时间车轮上某一次小小的滑行,最后还是要回到生活的起点。这个“隐喻事件”发生在作为旅行stayplace的theLuxeManor酒店大堂,多么富有哲学的意义。 而站在这个华丽马赛克拼点的大堂里,我却想起了达利著名的《软钟》,萨尔多瓦·达利为他的软钟这样解释:“时间钟只不过是时间和空间狂妄之极的、柔软的、怪诞和孤独的干酪。”在这个充满超现实主义(surrealism)的气氛中,它们具有等同的隐喻与修饰。这是超现实主义在香港的一次偶遇。 但theLuxeManor的老板喜欢的,显然是另外一个超现实主义画家ReneMagritte,所以这家酒店便以Magritte“最清晰的超现实主义”打底,开启一场奇异的欧陆风情旅程。 大堂:迷失在马赛克魔幻异境 酒店顺着金巴利道(KimberleyRoad)而建,2吨重的大门却开在建筑最右端90度左拐的内里,原本应该作为主入口的金巴利道上只在右下侧设计了一个小得出奇的入口,颇有“旁门左道”的滑稽感。更富喜剧气氛的是进大门迎面蹲着的那张大红椅子,“跛”着一只腿,令人心生不安,冒险坐上去却并没有要摔下来的样子。然后就发现挂在天花板上的“氢气球”灯全都颠倒过来了,歇满了小鸟的大树灯也倒过来了,相比之下,惯搞怪的PhilippeStarck为Kartell设计的白色Ero透明椅显得正经多了,连那张香港味浓厚的“老夫子座椅”都要调皮很多。 大堂满地由华丽的马赛克铺就,一改高级酒店寻常用大理石所表达的贵气,整个空间是红、紫、金、黑色系的掺杂混合,还有大面积镂空图案的银色MirrorWall,神秘气息不一而足,犹如从香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Checkin后拿到的房卡是一张没有任何图文及颜色的空白卡片,估计在外面弄丢了谁也不知道这个是做什么用途的吧——难道真是出于这样的安全考量?而进电梯刷卡时会自动获取你要到达的楼层,很方便的小小用心。 房间:ReneMagritte抬头不见低头见 电梯的墙面有欧陆古典建筑的门框图案,这种经典的图案一直延伸到房间里,墙上的窗框立体感十足,仔细看,却是绘制在墙纸上的,连壁炉也是“绘”出来的,写实得很。但放电视机的平柜却是实实在在的,有点虚实相生的错觉。电视机也做了同样欧式风格的边框,关机的时候怎么看都是一面镜子,poweron之后,却又有画面在里端表现。ReneMagritte在那幅代表作《错误的镜子》中表达了他关于“世界上没有见到的‘真实’,只有感到的‘真实’,绘画的‘真实’只是一种人眼的幻觉”这一超现实主义论调,不知道设计师在这里是不是正试图与ReneMagritte打招呼,至少我们正在这真实的空间与空间的虚幻里跟自己的眼睛之镜“争斗”。 不规则造型的杯子手感很好,古典造型的书桌配了玻璃台面倒不觉怪异,而四只桌腿都不一样的设计估计很多人住到离店都不太会注意到吧?经典作品到了这里都进行了特别定制,不过偶尔也会见到一样完整的,譬如来丹麦设计师JohnBrauer的BinBin垃圾桶,原品本就十分戏剧感。当然,作为视觉重心的巴洛克风格地毯和红色流苏窗帘,都是令人兴奋的部分。 餐厅:米其林大厨留住你下楼的脚步 纵然是面向旅行者的设计酒店,然而theLuxeManor对于香港人来讲,也未尝不是一个想要去时常光顾的地方,当然不是开房体验,而是直奔酒店二楼的意大利餐厅Aspasia。由米其林三星厨师RolandSchuller主理的现代地中海菜出品优质,并因其环境的幽雅而深得城中名人青睐。 在设计上,Aspasia依然对酒店房间的欧陆风格进行了沿袭,整个空间分为四个区域,每个区域都在家具摆设、装饰陈设方面有不小的差异以作区隔。主厅The Parlour的天鹅绒主元素令用餐在浪漫之余多了几分正式感,而靠近落地玻璃窗区的The Conservatory则轻松随意许多,拥有一面绘制书墙的The Study是个小型的longue区,很适合下午茶或晚上小酌,TheBar则晚上10点后风光盖过The Parlour,成为最热闹的区域。有20年厨龄的Chef Schuller曾是希腊船王Aristotle Onassis名下豪华游艇ChritinaO的行政总厨,擅长地中海海鲜及意大利食材烹饪的Schuller在Aspasia则呈现具有个人创作特色的摩登菜款。难怪纵然这是一个看不见城市风景的时髦餐厅,却依然食者云集,因为风景都在餐厅里。 在餐厅与房间的风景之中,theLuxeManor以超现实异趣带人游历在香港之外,不过酒店最令人哗然的超现实主义房间其实还没开放,其中有一间海市蜃楼风格,可谓处处“危机四伏”,好期待。 Design highlights 墙画:大量绘制的窗框与门框等欧陆建筑图案,在平面的呈现上充满强烈的立体感,精密真实却容易产生错幻视觉,配合家具的,是很典型的ReneMagritte风格,也是酒店最核心的设计风格。 大堂:用大量深色马赛克和超现实主义风格家具打造的大堂华美而神秘,形式感在明处,设计感在暗处,古典与现代混杂,真实与虚幻相生,很容易让人在进入酒店的瞬间体验到整体的氛围。 入口:酒店原本应设计在金巴利道上的主入口改到旁边,换以毫不起眼的小门,而设计在隐秘之处的现实的主入口,却在低调的氛围中显得恢弘大气,有一种主次颠倒、虚实错综的小小戏剧感。 TheLuxeManor帝乐文娜公馆 房间数:159间,目前开放153间,另外的6间豪华套房和一家新的酒吧餐厅预计9月开幕。 JackyWong:设计帝乐文娜的过程是种享受 主理香港JBAD建筑设计事务所的JackyWong是国内一级注册建筑师,theLuxeManor是其设计的为数不多的酒店项目之一,主要负责客房后续的施工执行及软配,酒店大堂、餐厅以及酒店二期的六间豪华套房、酒吧餐厅的设计执行,JackyWong坦言这发挥自由度很高的作品是他很享受的一个项目。 B=theBundJ=JackyWong B:你最喜欢自己的哪个作品? P:世茂集团在香港的“创世纪”,是一个只有两套别墅的豪宅项目,2005年拿了香港建筑师协会的一个奖。 B:你从哪里汲取灵感? P:看书看杂志比较多,在了解建筑、室内设计之外,对时装、精品等也会多关注,给我们很大的启发,因为设计是相通的。 B:你如何来形容你的工作? P:一半一半吧。个别的项目是挺享受,比如theLuxeManor这个项目,老板给我们很大的自由度;有的项目就不太享受,客户要求太多。 B:你觉得酒店设计最重要的是什么? J:实用的、功能的,还有就是服务。建筑、空间设计做得再好也只是锦上添花,如果软配不好、服务不舒适,客人也不会喜欢。 B:如何解读theLuxeManor大堂的设计? J:我们知道酒店外面是现实的世界,酒店里面是要实现超现实的世界,那么大堂就是这中间的过渡。我们的设计就是要把进入酒店的过程变成一个来到魔法世界的过程,所以,在大门外面,我们设计成一个山洞的感觉——就是这个想法,中间有个瀑布的效果。进到大堂,会有很多抽象的表达,你看到前台的灯是跟墙上的元素有呼应的,是倒过来的氢气球,包括那个断了腿的沙发,地面上停止的时钟,每一个细节都是跟我们的主题配合的。 其实仔细看,我们在大堂里主要融合了五行中金木水火土的抽象元素。我们设计的难度,就是要把很多元素放在一起,而显得协调、舒服、具有平衡性。 B:设计中难度最大的部分在哪里? P:大门,我觉得大门是难度最大的。因为酒店的定位是公馆,公馆的门一般都不会很张扬,比较私密点,所以大门没有考虑设计在面向主要街道的这一边,但根据香港的建筑规范是,必须要有在金巴利道的那个正常意义上的小入口,才能做旁边的那个大门。另一方面,大堂的楼顶以前是很低的,只有一层楼的高度,为了做现在这个很高的门,而把里面的挑高也改了,这样就要把建筑原本的机位什么的做很大的移动。而且这两扇门每个都有一吨重,在技术上其实是很麻烦的。 B:你最满意的一个亮点是什么? J:也是大门。门的元素吻合多种不同的风格,那个拉手的狮子图案是中式的,挂铃铛的圆环,是印度文化里很重要的图案,圆环后面的花,则又是西方的花,整体颜色是西式樱桃木的颜色。其实门的工程到现在都还没完成,还有一个水晶把手没装上去。 来源:外滩画报
上一页12 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